广告

脑子进水的凯迪仕…

2018-12-06 09:10 来源:智安物联网 作者:长安事

下午看到朋友圈里疯传一份声明,来自于凯迪仕的官方微博,是一份道歉函。里边内容大致是凯迪仕最近拍了个广告,名叫《拆弹砖家》。内容大致是:“拆弹砖家”在实验室、农场等场所拆除炸弹均告失败,躯体逐渐被炸光,只剩一只手,但总能回到家并被爸妈认出,从而导出了企业的指纹识别、一键开锁。

21.jpg

22.jpg

23.jpg

凯迪仕的广告剧照

这个广告被江苏网警在微博上@批评了之后,引发媒体关注,截至目前,已经有《北青》、《澎湃》、《新京报》等主流媒体刊文批评,也在安防、智能锁行业的朋友圈里引来刷屏。凯迪仕官微随即道歉,停播、撤销广告,“诚信悔悟”。

如果不是我孤陋寡闻,这还是安防、智能锁圈子第一次有一个品牌引得诸多主流媒体和大众的关注。之前那小黑盒什么的都是说的产品,不涉及品牌。然而悲哀的,是以这种方式让大家熟知。

我百度了一下这个广告创意背后的故事。摘录如下:影片由品牌方凯迪仕出品,新一代创意机构F5创意编剧,在曼谷完成拍摄制作。凯迪仕品牌负责人XX是一位90后女子,这位年轻干练的负责人表示,凯迪仕这次双11主打的TK2智能锁,主要面向85后、90后,“他们没心思听你的鸡汤式说教,也没时间听你讲段子,必须用非常手段!”如何抢占年轻人的心智?这几乎是所有品牌主的焦虑之处。高高在上的品牌在某种程度上“距离产生美”,但一定很难挤进年轻人的内心深处。年轻人认为:你若端着,我便无感;年轻人也认为:不娱乐至死,就别浪费我的时间。《拆弹砖家》明显符合目标人群的审美情趣,借助暴力美学+脑残搞笑,迅速打破品牌与年轻人之间的隔阂。

抛开越红线、借势军人等《广告法》的层面不说,单说这道德层面,好像就交代不过去。前几天刚刚看完国社发的扫雷战士因为排雷落下终身残疾、双眼失明的新闻,转眼间就看到了这个广告,以及现在广告创意人的想法,不禁心寒。年轻人没时间听说叫,不娱乐至死,就别浪费我的时间。是的,娱乐至死,也许最后就是国破家亡。一个高危中又高危的工作,一个用自己的生命给他人带来安全的工作,却成了娱乐的对象。如果本着“开个玩笑嘛,何必当真”的心态去想,那如果面对那些在排爆过程中致残甚至牺牲的军人、警察,他们怎么想呢?他们的家属怎么想呢?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和平和安全,你的相对安全,是用他们的命换来的。听之任之,继续娱乐,那这个民族就要真在娱乐中慢慢颓废,瓦解掉了。

谁都年轻过,谁都有过觉得自己父辈观念太土的那段时间。但家国天下不是用来开玩笑的。总说美国民主又自有,但美国决不允许你拿牺牲的美军士兵去开玩笑,在美国不尊重国旗是要坐牢的。这是三观,美国也有主旋律,比如《拆弹部队》,比如《猎杀本拉登》。将军人、特工的隐忍、坚毅、专业通过电影表达出来。好一个娱乐至死,好一个非常手段,至卫士于不顾、视忠诚为玩物,为了流量和关注寡廉鲜耻、脑残过度。也许你的品牌通过这次事件让更多人知道了,但带血的馒头早在鲁迅那个年代就有人吃了,吃了之后小栓的肺结核照样没治好,照样死掉了。

前一段时间D&G那件事,我个人其实是持保留看法的。从广告创意上讲,并无伤大雅。全球第一大消费市场,人家跪求你都来不及,谁能脑子进水在中国召开大秀的前夕,刻意拍个辱华的广告出来?真当做生意的都是神经病啊。只不过中国现在比1840年强大了,比1900年强大了,中国人不希望在世界人民眼中还是袖口一揣、端着碗喝粥的样子的。虽然之后D&G的创始人大骂中国错误严重,但从诱因上来说,罪不至死。你看里根总统当年嘲笑苏联和戈尔巴乔夫的段子,你看老美自嘲的段子,拿自己开刀,拿文化开刀。这是意识形态和文化差异的过失,没进行群众测试是D&G的错,但至少没有逾越三观和主旋律的红线。凯迪仕的这个广告,从本质上讲,要比文化差异错误的D&G严重的多。

安防产品之前不被人们认知,因为我们大多服务于公共和商业项目。现在随着家用监控、智能家居、中小商户的安防市场的开展,我们在C端也渐渐开始树立自己的品牌,尤其是指纹锁,开始跟三星、海尔、小米这样的家电和互联网企业掰手腕。但是千万别犯糊涂。创意再好,也不能毁三观;看点再足,也不能越红线。

再提一句,之前还看到凯迪仕的广告语里有一句,中国智能锁只有两个品牌,凯迪仕和其他品牌。我靠,这也太邪乎了吧。就这宣传语的品味,真是让人上吐下泻,笑掉大牙。中国智能锁的市场才刚刚起步,连个饱有量的数据都拿不出来,市场规模也还在统计中,全国3000多个品牌,你就占半壁江山啦?这也太能吹了吧,哇哇吐啊。你咋不说说指纹锁的小黑盒是否决绝了?人脸锁的漏洞是否堵上了?芯片外采,软件外购,自己设计设计开个模,然后拼装起来,充个量,再帮其他更差的代代工,就全国第一了?拿出个覆盖率数据来,拿出个安装、售后团队的清单来,有数据我服气,没数据瞎吹牛当别人都傻呢。我觉得还是先把产品做好了,然后解决用户的DIY简装问题,再来吹牛不晚。两年后谁能活下来,才能见真章。

再说点没用的。上礼拜,我高中时代的偶像“羽泉”组合里的陈羽凡出事儿了。今天看了一个文章,也深有感触。涉毒的艺人那么多,灭了一轮再来一轮,灭了一轮再来一轮,居然还有粉丝替他们叫屈的,居然还有人力挺的,居然还有人说曝光他们是不合适的。殊不知,我们国家每年有362名缉毒警察殉职,平均每天一个。我曾经看过一个纪录片,很早以前了,名字好像叫《中华之剑》。有一集印象深刻。一名云南的缉毒警察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身中数枪牺牲,在下葬的当天,这个警察80多岁的老母亲在他的棺材前,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来,照着他脸上就是一巴掌,哭诉让老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。当时年纪还小,但也已经哭得稀里哗啦的。

24.jpg

《中华之剑》纪录片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一幕

中国近代的衰落,是从鸦片开始的。我想世界上最最痛恨毒品的就应该是中国人了。痛恨到量刑之重,世所罕有,但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对重典治毒。贩毒十死无生,缉毒九死一生。面对着每天用生命拦截毒品的人,这些公众人物却阳奉阴违、道貌岸然的一边为禁毒代言,一边嗑药吸粉,更可怕的是还有人为他们站台,说什么“用死了的人逼死活人,圣母婊太多”。一边是九死一生的缉毒勇士,一边是纸醉金迷的糜烂生活,居然有人替他们叫屈?没有购买就没有市场,没有市场就没有制作和贩运。与其说毒贩是源头,不如说他们是源头。文章里那句话说的好,“因为一句爸爸缉毒警全家灭口,我们有什么资格替他们原谅吸毒的人”。这跟那个广告差不多,越了红线的,就不应该被同情和原谅。

今天这个纯属有感而发,智能锁其实不算安防了吧,智能家居和硬件的属性多一些,但很多安防企业和代理商、工程商在转型。2C的市场我们原来接触的不多,玩儿法跟工业品差别很大,千万别因为急于创品牌就胡来,更别无端吹牛。小心被打脸。心存善念,心有情怀,企业才能走的更远。这就像金庸和古龙一样。拿起金庸就放不下,无论岁数多大。小时候看古龙觉得炫酷无比,现在看就想揍他,装什么13啊,一句话分三段写。技巧易学,大道难求。一切娱乐至死,迟早自己先死。

责任编辑:沈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