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

教育信息化2.0时代高校图书馆职能转型

2018-12-06 10:39 来源:河南教育信息化

教育信息化2.0时代高校图书馆职能变革的新背景

2018年4月召开的全国教育信息化工作会议指出,“教育信息化2.0就是要在1.0阶段‘三通两平台’的基础上,全面提升教育信息化发展水平,使中国教育信息化步入世界先进行列,发挥全球引领作用,以教育信息化全面推动教育现代化,开启智能时代教育的新征程。”从本质概括上,这段讲话将教育信息化1.0和2.0进行了区分,前者是引入外部变量,后者是把外生变量转化成内生变量。从变革视角上,这段话强调教育信息化2.0要实现从专用资源向大资源转变,从提升学生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向提升信息技术素养转变,从应用融合发展向创新融合发展转变。

高校图书馆职能变革的新要求

教育信息化2.0旨在强调技术创新与机制创新,通过关注人的全面发展和重构全新教育生态,推进中国教育信息化向国际化、智能化、个性化和智慧化方向发展。教育信息化2.0将对教育系统外部、教育系统本身、学校教育、教育理念和文化等方面产生系统性变革和深远影响。

高校图书馆是实现教育信息化的重要载体和渠道,根据教育信息化2.0要求,与时俱进地变革高校图书馆职能,是高校图书馆自身发展的迫切需要,也是高校培养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迫切需要。

早期图书馆主要承担读者阅读文献、收藏保管文献的职能,印度图书馆学家阮冈纳赞1931年提出的《图书馆学五定律》最早诠释了图书馆的阅读职能。随着时代的改变,图书馆教育与信息服务职能不断被强化。

2002年教育部颁布的《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规程》,将高校图书馆界定为学校的文献信息中心,是为教学和科学研究服务的学术研究机构,是学校信息化和社会信息化的重要基地。

2015年再次修订《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规程》,对高校图书馆提出了更高的职能要求——应充分发挥在学校人才培养、科学研究、社会服务和文化传承创新中的作用。

随着《行动计划》的颁布,根据教育信息化2.0的基本目标,高校图书馆应以全新的职能配合教育信息化实现新的历史跨越,坚持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,坚持网络化、数字化、智能化、个性化和终身化等五大方向的体系建设,加快教育现代化和教育强国建设。宏观上,高校图书馆要站在更高的服务层面促进教育信息化改革,满足用户需求,提升用户体验,实现自身的功能。微观上,高校图书馆要适应教育信息化2.0的新技术背景,如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、社交网络,要从技术和网络方面配合教育信息化。

u=3353587100,3352595450&fm=26&gp=0.jpg

信息化促高校图书馆职能转型

高校图书馆职能变革的新路径

教育信息化2.0无疑将给整个高等教育带来显著的变革,图书馆作为高校的重要服务部门,必然要配合教育变革,同步于教育信息化2.0,并且要以新职能对接新时代的新要求。

1用户需求视角的职能变革

图书馆学家、上海图书馆吴建中馆长认为,图书馆应以便于用户理解和使用为根本原则,多次提出图书馆将从“书的图书馆”向“人的图书馆”转型,该观点打破了“以文献为中心”开展业务的传统职能划分。

互联网环境下,用户获取信息的渠道不断增加,用户可利用搜索引擎检索到所需的简单或常识性问题解决方案,也可以通过某些学术网站自助获得科普类信息、专业知识或科研成果,这些使得用户需求变得纵深化、个性化和多样化。高校图书馆要打破传统纸质和电子文献的传播职能,要尽可能为用户提供“一站式”快捷界面,实现信息资源的无缝透明链接。

2技术支撑视角的职能变革

技术改变服务,互联网、移动网络、RFID、云计算等技术是影响高校图书馆的最重要工具。互联网技术迫使高校图书馆的职能发生变革,如网络信息资源量的测度,利用大数据开展参考咨询服务,网络信息资源和编目与分类等。

美国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(ACRL)认为,移动设备的增加及应用将会催生新的服务。随着移动互联网络的发展,我国网民规模达8.02亿,手机网民规模达7.88亿,网民通过手机接入互联网的比例高达98.3%,手机不断挤占其他个人上网设备的使用,非移动信息服务已无法满足用户新的信息需求。高校图书馆应购置以手机为中心的智能设备,开展个性化、智能化信息服务,开拓新的移动服务领域,推出移动数字图书馆和手机图书馆等系统,为用户提供丰富的移动互联网服务场景。

3业务流程视角的职能变革

“人才培养”和“科学研究”在高校五大基本职能中占有重要位置,当教育信息化2.0要求教学和科研工作发生变革时,图书馆的业务流程也必须随之改变。

首先是打破传统的图书馆员与师生用户的“分离式服务”,让用户直接参与图书馆业务流程与馆员进行互动,通过各种社交网络参与信息组织、信息服务等活动。《行动计划》中的八项实施行动,其中“数字资源普及行动”“网络学习空间覆盖行动”“智慧教育创新发展行动”和“信息素养全面提升行动”四项都与用户直接参与相关。

其次是围绕教学和科研重组业务流程,高质量履行高校图书馆教育职能,打破围绕文献开展的业务流程,按照学科(用户)需求组织学科团队,将图书馆服务嵌入教学系统和科研流程中。

再其次是用大数据将用户与信息连接起来,让用户随时获取推送信息、了解成果发表、掌握他引情况,从而与图书馆所有服务形成循环式链接。

责任编辑:张震